1. 首页

13岁读大学、如今50多岁的金融学教授欲借区块链颠覆华尔街 | 火星特训营导师曹辉宁

曹辉宁表示Usechain能够合规,政府可通过一些法律手段拿到最终授权。

历来商贾多老者,而创业多新人,区块链似乎给了所有人机会。

初入社会的90后95后们一脚踏入其中。而立和不惑之年的70后80后从日渐逼仄的互联网江湖转型而来,成为中流砥柱。一些跨越互联网浪潮或擦身而过的50后60后,依旧心有猛虎,区块链这场生产关系的创业浪潮已蔓延至学术圈。

13岁因竞赛被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录取,如今天命之年的60后长江商学院金融学教授曹辉宁,是个特例。

基于对中美金融业的长期观察研究,他想借区块链颠覆华尔街,希望日后将传统的银行、保险、证券、基金等业务转型到区块链上,其所做的Usechain旨在创建一个以真实身份为基础的更透明的区块链,也为政府监管提供了授权路径,目前正着力于基础性能问题的技术开发。

曹辉宁1985年赴美留学,后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北卡罗来纳大学Chapel Hill分校金融系任教,现为长江商学院金融MBA学术主任,多部金融学论文获奖,是不折不扣学者创业范例。

13岁读大学、如今50多岁的金融学教授欲借区块链颠覆华尔街 | 火星特训营导师曹辉宁

长江商学院金融MBA学术主任、Usechain创始人曹辉宁

他也是火星特训营导师之一,课后曹辉宁在接受火星财经(ID:hxcj24h)采访中表示:

美国教授创业还是很常见,学术界、政界、商界身份转换比较自由,在中国相对比较封闭一点,有时候产权分不太清楚”

“我们这个链希望它能够合规,它是匿名的,但政府可通过一些法律手段拿到最终授权。”

“我们配合政府监管,洗钱等非法行为可以得到抑制,我们之前和国内一些部门讨论过,他们就希望我打个报告,让他们多多了解这方面的东西。”

信任才是区块链的核心。比如说中心非常可信,是一个为老百姓着想的,一个上帝的话,那还挺好,但上帝不存在。

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是金融科技小革命,但和区块链相比,支付本身还是比较小。

如果全世界都承认比特币,就中国不承认,那也没太多用。

美国的学术圈更open,不会那么早下结论,不会说我不懂所以一定是错的。”

“学术界和商界有更多互动就更好一些。"

以下为火星财经(IDhxcj24h)和曹辉宁对话实录,有删减。

火星财经Q1:有点好奇,您先后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长江商学院做金融学教授,但目前区块链包括互联网这些技术创业者里,教授并不多见,中国更是屈指可数,您因何下定决心做UseChain呢?

曹辉宁:在美国教授创业还是很常见,比如说像MIT、康奈尔大学的教授,耶鲁的计算机系主任邵忠,吴龙辉有伯克利的DawnSong。美国学术界、政界、商界身份转换比较自由,教授可以去创企业,企业家也可以去政府做国务卿,做财政部长做总统,这在中国相对比较封闭一点。基辛格以前是哈佛的教授,后来变成国务卿了,美国以前的助理财政部长卸任后,又回到了哈佛做经济学教授。

张首晟是美国科学院士,在区块链做了丹华资本,我觉得就是一种更开放的心态,做一些新的事情。为什么我要做区块链?我认为区块链金融将来是金融科技的大方向,很多金融方面的公司都会通过区块链技术来操作。

火星财经Q2:您提到的都是一些国外的案例,中国教授创业还是有些限制。

曹辉宁:中国也有,会比较难一些,有时候产权分不太清楚。有清华教授去创业都出了事,因为可能会被认为是国家资产流失,你做出来东西是属于学校还是属于你公司的,都不太清楚。这在国外相对来说比较自由一些。因为我1985年出国,然后到2004年加入长江商学院做金融系主任,2010年又外派到纽约,基本更多的时间在海外在纽约,只在国内待了6年。

火星财经Q3:在区块链之前很多人在关注Fintech金融科技,但没有一个特别爆的东西出来,到了区块链似乎一下子就火了,您一直在关注金融科技,这么多年来Fintech有哪些小浪潮或者小爆发点,区块链在其中是什么样的位置?

曹辉宁:像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是个小革命,把中国以前从现金,从很短的信用卡时代都转移到移动支付了,我觉得做的比较好,但和区块链相比,支付本身还是比较小,将来微信支付也可能会被区块链所代替,如果有一些新技术可以把成本做到更低,可能会更好一些。以前我们找中介是因为中介是靠谱一些,现在区块链使用机器信任,中介的作用会降低一些。

火星财经Q4:有人说金融是区块链的第一落地场景,您的Usechain又是一个整体金融改革的项目,具体要解决什么痛点?

曹辉宁:区块链能够在链上保证交易可信,如果你的资产在链下,链上和链下在做信息融合的时候,有时候会有中断层。如果你有链下的,比如说食品溯源,签收食物的时候可能调包都不知道。金融本来就在线上转移,已经变成一个虚拟数字化的东西了,所以对金融的应用非常自然而然。无论是保险,资产管理,交易都可以用区块链来做。

火星财经Q5:传统金融机构可能会不接受金融改革,上链相当于革命,或许会很难,您想怎么解决?

曹辉宁:关键问题就是合规,现在政府金融是需要合规的,区块链不能满足政府服务呢?所以我们做的这个链就希望它是能够合规的,它是匿名的,但是政府可通过一些法律手段可以拿到最终的授权,但你的身份信息不在链上。这样使得一些犯罪活动,洗钱、逃税不能够进行,但是正常业务可以进行,就会好很多。

火星财经Q6:所以Usechain的特色就是,纳入政府监管,您做这个项目之前和相关政府部门商量过,计划过吗?

曹辉宁:我们配合政府的监管,洗钱,非法行为可以得到抑制,其实我们之前和国内一些部门讨论过,他们就希望我打个报告,让他们多多了解这方面的东西。

火星财经Q7:关于三元悖论,Vitalik表示,性能、去中心化、稳定性,这三者不能兼顾。但有人表示,多人记账的模式,天然决定了低性能。有人也提出了其他的解决方案,在您的USEChain里,如何处理这个难题?

曹辉宁:三元悖论是指不会存在一个决定性的算法,保证三元都可以满足,但是如果随机化算法,其实并没有结论,我们相当于放弃了匿名性。对公众匿名,但政府是有办法找到他的,不是完全匿名的,每个人只能产生一个账户。这样,我们可以把三元悖论解决掉,相当于把完全的匿名性给去掉。

完全去中心化是完全匿名的,随进随出。我们不是随进随出的,要认证一下才能进来。去中心化不是目的,关键是你有没有好的信任机制,所谓去中心化,就是害怕某个中心做恶,信任才是区块链的核心。比如说你这个中心非常可信,比如说是一个为老百姓着想的,一个上帝的话,其实还挺好。他一心一意为老百姓服务,又是全知全能的,那不是很好,但上帝不存在。

火星财经Q8:普通人或者金融机构,在USEChain有什么具体使用场景?

曹辉宁:现在区块链有很多瓶颈,速度、反应时间、能耗都不能满足使用要求,我们公链可以把速度提高到每秒3000次,能耗降低1000倍,规模放大100倍,这样效率变得非常高。目前可能一个小时才能完成支付,用户体验很差,把这些瓶颈解决了以后,所有支付、保险、资产管理都能用到区块链。如果区块链来帮我们做保险,费用比现在保险费会低很多。
现在保险费很多都花在人工程序,其实没必要,好多互助保险也有问题,如果机器来做,可信度会大大增加。但要把公链的性能和一些基础措施做扎实,后续关于保险的这些应用,都可以放到我们公链上面。

火星财经Q9:您什么时候开始筹备公链,什么时间可以上线?最早什么时候接触的区块链呢?

曹辉宁:公链从2016年开始筹备,大概今年年底可以上线。其实我最早接触区块链是2011年,我以前都做学术的,那时候做一些关于比特币是不是泡沫这些讨论。到了2016年底,我开始和人讨论怎么样把区块链带到金融,用到保险和资产管理里面来。在这之前,数字货币只能支付或者转账,然后2017年初参加了达沃斯的会议,王巍他们都在,就开始讨论一些公链的设计。

火星财经Q10:其实2011年的时候您对比特币也不看好,就像互联网刚起来的时候,也被说成是泡沫,我有听到一些阴谋论说2016年以来的这一波价格高涨,可能是被美国某几个大基金炒起来的,您在金融圈多年,怎么看待这种观点?

曹辉宁:这个说法永远有道理,但是没有任何意义,你可以说任何东西都是阴谋,别人也没法反驳。你没有证据拿出来,就可以说任何事情,讨论这些就是浪费时间,很多人胡说八道特别厉害。

火星财经Q11:原有金融行业里,流动性意味着收益偏低。区块链的模式,相当于将原来VC投资创业公司的股份赋予了流动性,这种流动性导致风险极大。对创业公司来说,可能是一种妨害,因为创业落地起码得好几年,导致创业公司心态会变得极度不平衡,您对此怎么看?

曹辉宁:也有一些道理,看你整个运营是怎么操作的,如果像EOS融资42个亿,没有任何承诺,风险是挺大的。但如果认认真真做事情,在合约里可能会更好一些。

火星财经Q12:区块链融资方式更加快捷,在世界范围来看,会不会成为主流?高盛是华尔街的,国内其实还很难。因为您也长期在美国在中国,其实华尔街对于托管和ICO,已经有了一些风向,但是中国从去年94ICO一直明令禁止,如今还未松口。中美两国政策监管有点不协同,这对两国的产业发展有什么影响?

曹辉宁:所以现在好多中国做区块链的都跑国外去了,好多做交易所的全注册在国外。但区块链在中国应用场景还是很大,所以我觉得国家可能也在慢慢观察,不能全部退出,如果国外的技术全部起来,国家也是很大的损失。可能需要更多的交流沟通,美国现在已经摸棱两可了,但是承认了比特币,如果全世界都承认了,就中国不承认,那也没太多用。

火星财经Q13:您在长江商学院,之前也在美国金融学术圈,两国的学术圈里对比特币怎么看?

曹辉宁:美国那边也做了很多研究,像斯坦福、哥伦比亚大学的一些教授都写了文章。美国的学术圈更open,他们不会那么早下结论。比方中国可能会立即下结论,骗局啊各种各样的,相对来说美国就有一说一有二说二,我也看不懂,所以我不知道它是对的还是错的,重点我不懂,比较实事求是,他们也不会说我不懂所以一定是错的,这是不同的描述。其实中国的教授,像北大刘晓蕾、清华罗梅、于建峰,他们都是这方面的顾问。

火星财经Q14:虽然学校是最终人才培养出口,但现在其实有点落伍。比特币一开始都是社会底层自发的,包括知乎,github,也有一些直播啊培训班之类,传统学术圈还是会反应慢一点,最后才轮到。

曹辉宁:对,需要更多的互动,学术界和商界有更多互动就更好一些。另外跟我们政策有关系,因为国内很多学校还是在体制内,有时候政府监管比较严,也不太愿意发声,但研究还是做了不少。

火星特训营(Mars Training Camp)是火星生态孵化出的区块链顶级培训品牌,致力成为区块链领域的黄埔军校,培养下一代“蓝血十杰”,打造中国区块链领域的YC孵化器,培养新一代区块链的破局者。

7月21日,火星特训营首期在北京正式开营。

本文为火星财经原创稿件,版权归火星财经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须在文章标题后注明“文章来源:火星财经”,若违规转载,火星财经有权追究法律责任。

声明:本文经授权发布,除注明来源外,均为黑石财经用户投稿,不代表黑石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