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TechCrunch联合创始人Keith Teare:ICO已死,加密货币或将成为新的世界储备货币

链圈已经可以自我创造价值了,币圈将不再被需要。


北京时间8月28日24点,美国太平洋时间8月28日上午9点,火星区块链硅谷峰会暨中美区块链领袖首届高峰对话开幕。全球50多位区块链领袖现身旧金山,探讨未来发展逻辑,话题覆盖公链、应用、网络安全、交易所、投资、媒体等诸多领域。

峰会嘉宾包括奇点大学联合创始人Reese Jones、比特币基金会创始主席Peter Vessenes、TechCrunch联合创始人Keith Teare、火星财经发起人王峰、丹华资本创始人谷安佳等。27家全球顶级Token Fund也作为评委出席超级路演现场,对来自全球的11个区块链创业项目逐个点评指导。小贝壳冷钱包、Celer Network、Path Network、Ankr对本次峰会予以鼎力支持。

会上,火星财经创始人、共识实验室创始合伙人王峰和风投基金TechCrunch的联合创始人Keith Teare展开了一次炉火谈话,这次谈话的主题是《中美区块链产业观察》。

TechCrunch联合创始人Keith Teare:ICO已死,加密货币或将成为新的世界储备货币

(图左为王峰,图右为Keith Teare)

犀利观点如下:

1.ICO已死,币圈已死,链圈已经可以自我创造价值了。

2.投资人将会倾向于投资具体的区块链技术。

3.美元即将失去世界储备货币的地位,加密货币或将成为新的世界储备货币。

4.在中美贸易战中,真正应该担心的是美国,中国不会受到太大的伤害。

以下为演讲全文,由火星财经整理,未经本人确认:

王 峰:非常容幸和您坐在一起,我注意到您非常关注互联网经济,因为我的英语水平有限我还是用中文来讲话吧,让大家笑一笑。

大家就开始对话吧我们就开门见山吧,我想问Keith的问题是,他作为一个互联网和科技行业的长期观察者,他怎么看到今天的这个区块链在数年以前跟当时的互联网以及移动互联网有什么相似和不同?

Keith Teare:这是一种你个人可以从中受益的本能,很多人不管是在互联网时代,还是在现在,都有这样一个做企业的精神,创业家精神更多的是一种发现机会的精神,很多的企业家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都拥有非常强的洞察力,精力充沛、不怕失败、非常有激情。我知道在中国你们会讲链圈和币圈,我觉得大部分人都是想要赚钱的,在链圈里,企业家更多的是想打造技术,虽然他们也想赚钱,但是赚钱并不是他们的第一动力。所以我觉得这些做驱动引擎、搜索引擎的优化技术的人是币圈的人,然后这些打造亚马逊、谷歌的人是链圈的人,阿里巴巴也是链圈,奇虎360是币圈。其实我觉得还是比较相似的,但是关注点是不太一样的。

王 峰:我刚才听他讲到链圈和币圈,想不到他对中国的词了解的还是蛮清楚的。在中国做链圈的一般是想通过代码改变这个世界,表现底层公链的人比较多,币圈的我们基本上理解就是他们喜欢谈投资,当然也会投早期,当然还有很多去投二级市场的。最近好像很多币圈不投早期了,我觉得两个领域有很大的交替,我自己认为链圈和币圈都需要,就像过去我们看到行业和市场一样,我感觉如果套用过去的词汇,链圈更像是产业,产业在过去我理解是公司的集合,而币圈有点像市场。所以我想问你的是我们谈完链圈和币圈,我想问你区块链的创业特质是不是跟以往的互联网的创业特质有相似之处,包括它的这个能力也好,以及对学科知识的这个要求也好,早期我们看到很多互联网创业的团体和现在的区块链的创业者都有学金融的,甚至现在这一特点更加明显。

Keith Teare:我们看看互联网的创始人,之前刚刚在美国政府那一位并不是发明互联网的人,互联网是美国政府拨款发明的,像IP网络和TCPIP。他们是链圈人,但是没有赚到钱,真正打造应用的人才赚到钱。区块链它是怎么使用的,它的使用是通过像挖矿或者比特币这样来支付的,通过工作量或者权益来证明的,它有自己的协议和规则,而且也会用代币的形式进行自我服务,当这个网络得到使用以后,这些人就会变得富有起来,所以现在这些链圈人也可以变得富有起来,所以我觉得说我们现在不需要币圈人。

我不知道大家是不是还有投ICO的人,如果还有的话别投了,我本来要做ICO的研究我现在都把它取消了,因为现在做这个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我觉得这样的一个技术架构已经是可以自我创造价值了。

王 峰:我听他讲ICO非常的失败,好多人赔钱了,我吃饭的时候听人说火星财经办得不错,一办大会今天早晨的比特币的币价又涨了,吃饭的时候又涨了,所以听他讲了我怀疑要跌回去。你觉得在美国还有币圈的说法吗,我觉得美国投资货币的用户好像没这么多,好像看到有千万级的,中国可能是两三百,美国可能是1000多万左右。会不会美国的这个币圈实际比中国更大,它的影响力也更大。

Keith Teare:我觉得如果有的话,在9月的时候,也不会有了。我觉得你可以把它作为网站的头条——ICO已经死了。但是呢,为这些区块链投资的融资还是没有死,ICO作为一个机制来说,它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从投资人那里融到这么多的钱。现在的很多投资人,可能会投给深层的科技,投给能给世界带来改变的人。再谈谈中国和美国的机遇,区块链是要通过场景来存在的,这个背景场景是什么,美国相对来说力量衰弱,美元有可能在未来50年会失去储备货币的地位。我是英国人,英镑在历史上拥有重要的地位,但是之后被美元取代,美国正在处于英国1870年的时候,美元现在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时期感觉要到头了,人民币很有可能成为新的世界储备货币,黄金根本不是选择。

所以数字的财富转移,特别是国与国之间的财富管理,马上就要成为现实,我们现在生活的这个时期正在发生巨大的改变,很多跨境结算都会是通过区块链来实现,所以现在投资人的投资跟ICO还是不一样的,ICO只是短期的炒作而已。

王 峰:你刚才讲的货币储备对我很有启发,因为在早期英镑是比较强势的,二战以后美元就起来了,一直统治到现在。中国应该数次努力提出说要把中国的货币在全球的地位加强。昨天晚上有一个好朋友在聊,是矛毅锋吧,他谈到今后中国的人民币有可能成为世界储备的货币。但是呢,他说他现在不信了,因为区块链上来了,他认为比特币会成为真正的最有竞争力的全球的储备货币。我就问了一个问题,我们继续把这个话题讨论下去,就是会不会真的因为区块链的出现,尤其是这个比特币这一系列的货币,真的会把全球的数字货币的统治的接力棒转给一个新的时代,而不是一个国家,在英格兰或者在美国,或者我们寄希望的伟大的中国,你觉得这样的概率有多大,就干脆被区块链这个平行世界拿到了货币储备的统治权?

TechCrunch联合创始人Keith Teare:ICO已死,加密货币或将成为新的世界储备货币

Keith Teare:我们先谈一下人民币吧,我1996年开始在中国做生意,我当时创立了一家公司,我是中文输入法的创始人,所以我与中国政府非常高层的官员都见过,我认为中国没有野心,不想成为世界霸主。中国的民族主义跟美国的民族主义非常不一样,美国想要称霸全球,但是中国是防卫性的保护主义,他们之前被殖民侵略者侵略了之后就很想强大起来保护自己。虽然人民币已经很强大,但是中国政府并没有希望让它成为储备货币。

第二个原因呢,是更加实际的,民族国家太小了,它无法创立一个全球通用的基础架构,现在全球最大的一个单位就是主权国家,可是你知道facebook现在的人口比任何一个主权国家的人口都要多,技术是像TCPIP、云技术也都已经普及全球,VPN这些也普及全球了。现在出现了智能手机,全球就只有IOS和安卓两种手机可以选,你只要发布一款应用,然后这个应用就会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全球市场。区块链也是一个全球级别的技术,主权国家、民族国家它的体量已经太小了,哪怕中国的这个全球体量最大的这个国家,它也比科技的力量要小。

下一个货币必须要自下而上,我不知道比特币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储备货币,那我的专家认为可以。但不管怎么样,数字货币一定会成为下一个储备货币,你看看IMF已经有SDR,也就是储备货币,是为了防止一些主权国家的货币出现问题的时候可以跟其他的主权国家借钱,SDR就是特殊提款权。我觉得现在已经不要再指望主权国家给我们解决世界型的问题,这些主权国家反而成为进步的阻扰,他们让整个改革的进程变慢了。

我觉得我们的确是应该出台监管措施,但是主权国家已经不够厉害了。

王 峰:你的讲话让我产生了更多的联想,因为你也提到主权国家在这个问题上的能力,是越来越变弱了。但是现在还是一个问题在于,像世界大国,经济能力很强,科技能力很强,最强大的政府都往往来自于这几个,中国也好,美国也好,区块链发展越活跃,政府监管就越强烈。那么你从观察家的角度来看,政府的监管和产业的兴起之间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势,会不会是一个足够长的时间,在这个过程去摩擦,而不能达成一个共识。我认为早期我们的共识是来自于自己的某一个公链的开发团队的共识,或者是我们数字货币这个投资市场里的一部分人的共识,但是接下来我觉得更大的共识是来自于政府的政策和民间的创新,创新有的时候会违规不受监管层的喜欢,那么你会不会觉得这个过程很漫长,整个区块链的从业者他们会有这样的焦虑?

Keith Teare:这个问题问的很好,我先谈一些比较大的点。集体的利益就是全球市民的利益,和每一个主权国家它之间的利益肯定是有冲突的,一般来说这个冲突是可以解决的,可是一旦我们这个技术想要普及全球的话,这种冲突这种矛盾就很难解决了。我给你一个例子吧,在民族国家或者主权国家出现之前,一个城市就是一个国家,意大利的佛罗伦萨就是一个城市国家,现在城市国家太小了,所以民族国家就诞生了,但并不是和平崛起的,是通过战争崛起的,比如说民族解放战争,像美国就是靠抗击英国殖民者才崛起的,德国也是在冲突之中崛起的,中国也是如此。

所以当我们共同接受了这样的一个机构,不管它是主权国家还是城市国家,它太小了的话,就会出现冲突。监管的确就是一个冲突的源头,这个主权国家可能像刚进行一场博弈,长时间以来这些主权国家很有力量,可是他不能阻挡历史的前进,无异于螳臂挡车,你做什么都阻挡不了它的未来,现在科技普及全球,特朗普呢我用好话来说他就是一个白痴,他觉得自己可以让美国重新复兴,我反而觉得他会让英国复兴。

王 峰:他会让中国复兴,跑题一下中国贸易战打的很厉害,我们自己蛮担心的不一定能打赢,因为特朗普还是非常强势,在竞选的时候说了他做的事情,发现他跟过去的总统不一样,就任以后就真这样干了,过去竞选说了以后不这样做,继续保持传统的对中国的比较正常的贸易,这个我是觉得他可能会做到让中国很受伤。

Keith Teare:首先你不用担心,我要解释为什么。现在有策略和战略,贸易战就是策略问题,是一个短期的,它追求的是短期的变动,但是它与历史的潮流没有什么关系。因为历史的潮流并不是由短期的策略所组成的,它是由长期的战略组成的,中国只会愈来愈强。每一个经济的本质就是国内的消费,销售量有多少你的经济就有多强,它是国民经济的核心,中国的经济只有30%的GDP,是进出口支撑的,美国是60%,而英国是70%,美国、英国都很依靠国际贸易。中国反而是没有那么依赖贸易,因为愈来愈多的人可以买车可以买房了,买高级、高质量的食品了,所以GDP大部分都是靠国内销售支撑的。

所以你真的要通过贸易战来伤害中国的经济,那比较困难。在美国取代英国地位的时候,美国的国内经济体量很大,英国有4000万人,美国有3亿人,美国当时的国内消费非常强势,英国当时没有办法阻止美国的崛起的,同样美国也没有办法阻止中国的崛起。

过去世界人民比较贫穷,现在大家越来越富了,我们一定要从整个全球角度来看贸易战,不要只是从主权国家的角度,如果你是中国人不要担心,但是美国人要小心了,其实每一个守城国都应该与崛起国进行合作,其实英国很聪明他跟美国合作的很好,之前丘吉尔想要英国和美国打仗,他们幸好没打而是跟美国合作了,所以英国还健存。

TechCrunch联合创始人Keith Teare:ICO已死,加密货币或将成为新的世界储备货币

王 峰:最后问你一个问题,刚才我们谈到世界的问题,国与国的问题,我问你个人的一个问题,现在Token fund这么热,区块链市场也是刚开始,愈来愈多的好的项目在出来,你有想过投资一个区块链项目,或者自己组建一个Token fund吗?

Keith Teare:首先我在英国有一个分投基金,它有2亿美元,现在已经筹集到7亿美元的资金了,可是它不可以投资区块链基金,所以我决定要设立一个美国风投基金。它是一个项目,它需要投资者,所以呢,希望大家来访问我们的网站,跟我们聊聊天,我们将会成为一个很大的加密货币基金,然后会投资区块链的项目。

王 峰:所以刚才你说非常希望能成为火星财经的股东,这句话是真的吗?

Keith Teare:你必须要发给我白皮书才行。我觉得你们做的很棒,我也相信现在正式让企业家来拥抱区块链恰逢其时,我们在座的来到这里都是因为你,你如果不组织这个活动我们都不会齐聚于此,所以你做的很棒,如果我想成为股东的话我觉得我们应该谈一谈长期如何合作。

王 峰:好啊,非常高兴与你这次的谈话,还希望下次能够请到你来,谢谢!

更多硅谷报道详情,请访问系列专题

App端:「发现」频道 → 最新专题 → 火星区块链(硅谷)峰会

PC端:「火星财经硅谷峰会」


本文为火星财经原创稿件,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须在文章标题后注明“文章来源:火星财经”,若违规转载,火星财经有权追究法律责任。

声明:本文经授权发布,除注明来源外,均为黑石财经用户投稿,不代表黑石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